小愿LITTLE DRAMA II*

【爸爸的禮物】

上集 (11-06-2005端午節正晚發放)

中集 (16-06-2005小殘誕生日發放)

下集 (19-06-2005父親節正日發放)

關於幕後-○AbOuT ToP & LiTTlE dRaMa II○

Planning & Presented

by

@risu

[JUNE 2005]

ALL RIGHTS RESERVED

 

 

 

 

 

 

 

 

 

 

 

 

 

 

 

 

 

 

 

 

 

 

 

 

 

 

 

 

 

 

 

小愿LITTLE DRAMA II*

【爸爸的禮物】

上集 (11-06-2005端午節正晚發放)

Planning & Presented by @risu [JUNE 2005] ALL RIGHTS RESERVED

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在別人的眼中,特別是在三歲至八十歲的女性們眼中。
我的爸爸絕對是一個非常十全十美的好男人。
呢呢…就是她們所指的那一種又有才又有財又夠帥又溫柔體貼的絕世好男人。
不過在我的眼中,他並不是那麼完美的。
只是看看他教導我要用同等溫柔、同等有禮地對待所有女性的這項家規卻已經足夠令我無所適從了。

為什麼?

因為我很懷疑他這套理論根本就不可以成立的?而且有時總令我這個做小孩子的都會有點兒看不過眼。
呢呢…就是當我看見爸爸在媽媽面前都對其他女性態度要好的時候,我就不其然會氣一氣!惱一惱!
難道他不認為他抱著這種態度去對待其他女性時,是完全不會對媽媽的內心造成一定的困擾嗎?

「是小愿啊!是啊!你真的好可愛啊!」

在上學途中,我總會遇上很多女性。不過…

「小愿向各位姐姐問好!今天能夠遇上各位姐姐真是我人生中的榮幸呢!」我還是被那個人的遺傳基因影響了。
「哇~~~小愿真的懂說話!而且小愿實在太太太太可愛了!」
「小愿!小愿!可以來試試我為你造的點心嗎?有什麼不夠好吃的地方我可以為你改的……」
「小愿!可不可以給我為你量量身?因為我很想親手縫製衣服給你…」
「小愿!可不可以和我一起照相…」
「是呢是呢?小愿的爸爸媽媽近來可好嗎?」

來了來了!她們又來試探我爸爸媽媽的近況了!

「如果緣份是能延續至千秋萬世,我好相信爸爸和媽媽都會一直深愛著對方的。」我向她們瞇著眼續說:「所以,我認為可愛的姐姐們還是不要白白浪費了寶貴的青春比較好。」
「哎喲~~~小愿年紀雖然小小,但說起話來卻像個小大人。」
「小愿!我可不同她們一般見識的。姐姐要告訴你啊!我真的很喜歡你呢!所以姐姐一定會等你長大的。」
「妳以為只是妳會等小愿長大!我也會等小愿長大的!」

每逢我被這些姐姐們爭爭擁擁的時候,我就會不其然去幻想一下,小時候的爸爸究竟是怎樣上學的?

雖然爸爸對我說過女孩子的心思是最神奇的、也是最可愛的。
但是,有時她們的思想及行為卻不得不令我有點側目。

「咦?那麼,小愿是不是覺得今天的陽光都特別溫暖呢?因為今天小愿又能夠看見女性們為你展露笑顏啊!」正與我共浴中兼滿頭泡泡的爸爸對我笑問。
「…嗯…」我一邊乖乖地替爸爸按著雙膊續說:「我想明天的陽光對爸爸來說必定是好溫暖了。」
「噢!當然當然。」爸爸非常熱衷地答。
「爸爸會高興?是因為明天生日能夠收到很多很多女性所送來的禮物?」
「直到今時今日,我還能夠收到女性們替自己準備的一點點心意,確實是我的幸運。」爸爸笑逐顏開說。
「那麼?這麼多年以來,爸爸最珍惜的禮物一定是媽媽所送的。我猜一定是那頭小金熊了。」
「呃…那是第一份小愿媽媽送我的生日禮物!確實滿有紀念性的……」爸爸突然支支唔唔的,臉也隨之燒紅起來。
「爸爸!爸爸!哈哈哈!哈哈哈!你臉紅了!是不是想到了什麼更好的禮物?我知道了!一定是其他女性送你的?你再不願告訴我,我唯有去問媽媽了。」我拿著水槍指嚇他。
「那有那有。我…我只是被這裡的水蒸氣燻熱了。」爸爸明顯滿臉尷尷尬尬地把話題扯到滿開。
「不過如果真是有…不知道媽媽會不會介意?」
「小愿不用替我擔心了。我肯定她是不會介意的。」爸爸笑嘻嘻說。
「爸爸這樣肯定?」
「首先,小愿要了解一點。我教導你要跟我一樣要用同等的溫柔同等的態度去對待所有的女性。這是因為我認為若要成為一個真正有修養有品格的紳士,最基本要做的就是要好好地尊重每一位女性。」
「我明白我明白!我明白爸爸教導我的是紳士對女仕應有的禮貌。那麼…爸爸對媽媽…」
「…這這…這還要問…」爸爸不會又因為水蒸氣燻熱才越來越臉紅了。
「我知道了!爸爸對媽媽的是超出了基本的禮貌很多很多很多倍嘛。」我還是快轉回那個我最想知道的話題裡去:「但是,爸爸真的能夠這麼肯定?媽媽的內心真的完全不會受到任何困擾?」
「媽媽…」爸爸剎有介意地停頓了一下:「如果媽媽真會介意或者會是件好事……」
「好事?」
「我就靜靜告訴小愿一個秘密。每當我看見小愿的那兩個叔叔一收到女性送來的禮物後,所臉露出那一副很是煩惱得要命的樣子時,我就有點兒……」
「有點兒什麼?」
「羨•慕。」
「羨慕?為什麼要羨慕?」我看他是想取笑叔叔們才是真。
「因為這種心情我可是用盡辦法也嘗不到。」
「用盡辦法?」
「我做過很多次實驗的。就以今年的情人節為例,我就特意帶小愿媽媽去看看我從別的女性手上所收到的--那一座用不知多少噸的巧克力所堆成的山。」爸爸吹一吹手上的泡泡接著道:「不過…唉…她竟然問我內裡有多少是純黑巧克力,那就可以用來弄很多很多黑森林蛋糕給我們吃。所以我可以非常肯定小愿媽媽確實是很信任爸爸才不會亂翻醋罈子啊!」

他不會就是以幹過這類型的什麼鬼實驗為名,然後可以繼續地『為所欲為』為實吧?

「啊~~~~哈哈哈!又是啊!又是啊!」我擁著爸爸的脖子努力裝笑道。

氣死我了!每當我發現我這個爸爸的思想行為道理等又偏向古怪的時候,我就不得不懷疑為什麼他竟然會擁有一個比別人都優越的頭腦?

嘻!我就來看看你能擺出這副自我陶醉樣再多久?

「爸爸…」在爸爸用浴巾替我抹乾身時,我突然掛著一副滿有疑問的表情說。
「小愿又有什麼問題?」爸爸雖然收起了笑容但臉依然是紅紅的。
「呃…」我刻意吞吞吐吐的。
「小愿有心事就要告訴爸爸。有什麼事情是解決不了的?」
「我只是在想。既然爸爸相信媽媽是一個不會亂翻醋罈子的女性。那麼,我也相信爸爸也是不會的。」
「我?我?我啊?當然當然!我當然不會的。這種事怎有可能發生我身上呢…哈哈…怎可能…」我知道他即時就去進行假設了。
「為什麼沒可能?」
「一是我對自己非常有信心啦!」

非常有信心?真是虧他說出口。

「二就是我對媽媽很有信心。據我所知,與小愿媽媽比較相熟友好的男性也超不出十隻手指。」爸爸一邊將我的濕髮用吹髮器弄乾一邊自信滿滿的笑著說。
「爸爸你會不會太有信心了?而且…與媽媽不太相熟的,不是等於不可以喜歡媽媽啊!」
「…媽媽…媽媽受歡迎我當然知道…」爸爸開始被我嚇倒了?
「那爸爸知不知道?…」哈哈!還不到戲肉!
「?」爸爸拿著吹髮器的右手明顯在空中靜默了三秒鐘後說:「會有事情是…?我應該要知道?」
「其實…其實呢…根據我的估計呀!從幾個月前開始,有一位男性常常來找媽媽的。」
「哈哈哈…哈哈哈…就是這樣?媽媽有朋友來探她只不過是一件很普通的事罷了。」爸爸真不乖,在小孩子面前還說假話:「那麼這麼…那個男人的樣子是怎樣的?或者是我認識的也有可能。」
「我也沒機會看清他的臉。我記得那天遇上他也正好是爸爸出了埠的日子。而我又剛剛因為那天的課外活動提早完結才會早了點回到家的。」
「那?…那…小愿就是那時遇上那個男人?」
「是的。不過…那個男人帶著頭盔的,所以我看不見他的樣子。」
「頭盔?小愿一定誤會了!那人是送速遞的?」他開始自欺欺人了。
「我肯定不是!那有速遞公司用『哈利』的。而且那人還會送花給媽媽。」
「哈利?還有花?」爸爸準備替我穿上睡衣的手又在半空中停頓了。
「是啊!是啊!總言之,這幾個月以來,只要爸爸不在家的日子。家中就會無緣無故出現以桃花為主所插的花籃。」我套上乾淨的睡衣再抬頭說:「雖然他帶了頭盔。但依我直覺看,他應該有爸爸這個級數的。」
「級數…?」我已經分不清現時掛在爸爸臉上的是汗珠還是水珠。
「我還好記得那次遇上他時,他剛巧是從我們家離去的。我本來也想好好看清楚他的。不過他發動引擊得太快了!就這樣『噠』的一聲就不知所蹤了。看來他駕駛技術不錯看!可以的話?我將來也希望有他那樣的技術。」為了增加戲劇特效,我還用雙手作一個扭動機車上手掣的動作。
「小愿!你是不是忘了你爸爸的駕駛技術都不賴的。」他不服輸的性格又出現了。
「我當然知道爸爸也不賴。那爸爸你就要慢慢想想看啊!若果真是認識他,請記得找個機會介紹他給我認識喔!」說罷,我給了爸爸一個晚安的吻,然後就用半跑的走出浴室去睡覺了。

究竟會駕機車的那個男人是誰?
雖然我沒有問過媽媽,但根據那個人的車牌號碼記錄…
我當然什麼都已經查出了!

那爸爸會怎樣才能查出那個男人是誰?
哈哈!這個我倒不擔心。
我現在只擔心他今晚真的能夠不翻醋罈子而不失眠罷了。

待續…

回TOP

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在大家繼續看下去之前,

是不是已經可以猜出神秘嘉賓是誰了嗎?

想到了?想不到了?抓著頭了?

要小愿來揭盅了?

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小愿LITTLE DRAMA II*

【爸爸的禮物】

中集 (16-06-2005小殘誕生日發放)

Planning & Presented by @risu [JUNE 2005] ALL RIGHTS RESERVED

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第二天的早上。熊貓真的出現了!
從媽媽處聽說,昨晚爸爸為了一些臨時的緊急家族事務在書房裡不得不需要開夜班。

依我看他一定是在調查:『那輛機車的事。』

哈哈哈!哈哈哈!稍後我一定要找個地方好好大笑一番。

「少主。到底謎底何時才會揭盅?」與我一起倚在房間窗台看風景的小白小聲問我。
「如沒意外,必定是今天!」

那輛銀灰色的『哈利』終於在家門前出現了。
我的調查果然沒有錯。
答案果然就是他啊!

「少主。為什麼你不一早告訴我,他與夫人的關係原來是這樣簡單。」小白拍拍雙翼然後叉著腰對我說。
「小白?你的第七感不是你最引以為傲的嗎?」我一邊笑一邊拿出我的行動電話準備按出那個專為媽媽和我而設的特別號碼說:「嘻嘻!看來也是時候向爸爸報告了。」
「少主…你…為什麼好像很喜歡作弄理事長的?…這簡直是你的其中一項『惡趣味』…」
「小白。那你就錯了!我怎可能會作弄自己的爸爸。」
「那?…」
「我只是在考驗一下他。」我豎起勝利手勢說。
「考驗他?……」

在我發出警報後,爸爸竟然可以在八分鐘內從學園飛車回來了!
而我也已經坐在廳中與這位『從我懂事以來也沒見過的男人』好好相認了。

「殘君。為什麼這麼早回來的?」媽媽還沒趕及走到玄關去迎接他,他已經氣沖沖的剛好跨過大廳的邊疆。
「唷!小殘!很久不見!」男人撥一撥他那一把半掩右眼的深藍色曲髮說。
「…續…續哥…」爸爸竟然被自己的二哥嚇得當場後退了數步。

嘻嘻!是的是的!
現在坐在我對面的那位就是我爸爸的二哥啊!也就是我的二伯父了。

「爸爸。原來那個人是二伯父。」我向本來氣急敗壞的爸爸投了一個『抹一把汗』的幸運眼神。
「續哥…你何時從新西蘭回來的?」爸爸還是一臉吃驚地說。
「差不多有五個月。」二伯父隨隨道。
「二伯父。為什麼你會去新西蘭的?」我好奇問。
「呵呵呵!小愿想知道?」
「是的。」
「因為在那裡我就可以一次過養很多頭牧羊犬。」
「牧羊犬?我也很喜歡的!」太好了!原來二伯父是這麼喜歡狗狗的。
「下次趁你爸爸放假時,就要他帶你過來探我。到時我就介紹對我最忠心的茶色大狗狗給小愿認識。」
「茶色大狗狗有名字嗎?」我開始想像二伯父口中所說的大狗狗模樣。
「當然有。茶色大狗狗的名字叫……」
「續…續哥!且慢且慢…」爸爸突然伸出右手作了個停止狀。
「怎麼了?」
「小弟只是想先問續哥一下,為什麼不早點通知我說你會回來的?」
「哦!早點通知你有何好?早點通知你不就等於早點把『電腦資訊』那邊的事務歸回給我處理?我的假期還沒完的。」
「假…假期?但…始終是二哥才能勝任的。我怎行!不如…交給大哥總比交給我好…」爸爸在賣口乖嗎?
「你不要說笑了!連NASA都要網羅你,你現在竟然對我說你會擺不平?而且大哥那邊,你應該知道他正在到世界各地巡視業務中。所以我不找你還可以找誰?」
「…巡視業務…?我說他是去環遊世界才是真的。」爸爸突然像隻扁嘴鴨說。
「總言之,我今天來不是要與你談這些的。」
「那…那那…是?」
「今天是我寶貝弟弟的生日,我當然是為了送你禮物而來的。」二伯父這種笑容不就是告訴爸爸:『我是為陰謀而來的。』
「送我禮物?」爸爸頃刻發呆了。
「不可以?」
「不!不不不!當然不是!」爸爸狂搖著手說。
「那就好。我就知道你不會枉費我對你的一番心意的。」

此時,二伯父向爸爸遞上了一本小說。

「為了力求完美,我做足資料搜集的。」
「這是?」
「這幾個月以來,最要多謝還是我這個可愛的弟婦。如果不是她,我可能才沒有這麼多寫作靈感。」二伯父對著剛從廚房回來的媽媽溫柔地笑。
「續哥千萬不要客氣了。在五個月之前,我都不知道續哥原來是個小說家呢!」媽媽為爸爸送來冰茶後看著二伯父說。
「那小桃就必定要看看我這一本新作了。而且這一本更是我為了小殘而特別炮製的,所以小桃更不能夠錯過。」
「好的。」
「那裡好…」爸爸抓著頭滿臉煩惱狀小聲說。
「是呢!續哥今晚就留下來吃飯好嗎?我也造了你最喜歡吃的螃蟹義大利麵,而且稍後殘君的幾個朋友也會來。」
「好好好!我又怎會錯過小桃為我造的愛心螃蟹義大利麵。」二伯父一邊用非常溫柔的語氣對媽媽笑著說卻一邊又用非常詭異的笑容面向爸爸:「而且我也想看看,他們兩個已經被我這個親愛的弟弟虐待成如何?」
「續哥真的懂開玩笑。」媽媽竟然懂得替爸爸解圍後續道:「那你們慢慢談了。我還要為今晚的食物準備一下。」

當媽媽走開後,我的目光便投放回爸爸身上。
我發現他正在亂亂沒條理地翻著手上的小說本,而他的眼神也由深沉變成越來越愁雲慘霧。

「螃蟹義大利麵?小桃為什麼會知道續哥喜歡吃這個的?」爸爸的雙眉已經皺成一堆,好明顯根本沒把二伯父關於『虐待』的言詞聽進耳內。
「喂!小殘!你都夠鴨霸?難道小桃就不可以為其他男人作菜?連我這個二哥都不行?」
「我那有這個意思,我只是好奇問一下罷了。」爸爸還不認自己醋意大發中。
「啊!真的?不過又是真的太令我欣羨的。小桃造的還比我家的大狗狗造的更好吃。」二伯父的大狗狗竟然懂作菜?好神奇啊?比小白更神奇?
「續哥。請你不要再拐彎了!到底這本小說是什麼?封面上面寫著什麼以真人真事改篇而成?」爸爸把小說本放回茶几上,然後把它正正推至二伯父的面前。
「是這樣的。五個月前我突然想寫一本以學園生活為背景、青春味比較濃厚、單純又要帶點刺激的小說。」
「續哥?你?終於為你的寫作路轉方向…」爸爸一臉狐疑的說。
「我那有說我要轉方向?」
「什麼?」
「你不用這麼緊張。沒有人會知道這本書裡的主人公是以你作參考的。」
「什麼!什麼!什麼!那你找小桃的目的就是為了寫這本書?」爸爸即時雙手拍著前方茶几激動地說。
「爸爸。你不喜歡嗎?爸爸當二伯父書中的主角啊?」我滿心歡喜再轉頭問二伯父:「那當女主角會是媽媽嗎?」
「小愿真聰明。」二伯父給了我一個『大姆指』。
「小桃當女主角?」爸爸就像慘遭電擊一樣,臉灰灰的。
「小殘?難道你不喜歡?想我安排第二個女主角給你?還是一位不夠?想要多幾位?」
「續哥!你怎可以這樣寫…」
「你還要問?原因不就是跟你一樣。」
「跟我一樣?」
「就是有趣又好玩才會做!」
「………」
「而且你真的大可以放心。我只是將你們兩個的性格、喜好、習慣或一些你們的相識經過和趣事作為基本參考。至於故事的發展還有其他內容。當然都是經過我的各方喜好、想像力和推測力才下筆的。」
「嘖!憑你的想像力有多高,也沒可能想像到我與小桃曾經經歷過什麼…」爸爸明顯一臉不服氣在微聲自說自話。
「有意見?」二伯父簡直是一頭笑臉豹,看來隨時可以把我爸爸掛到樹上。
「………」
「另外有件事我也不怕對你直說。其實這幾個月以來,我會趁你不在才來你家也是因為…」二伯父一臉嚴肅的對著爸爸說。
「是…?」爸爸整個人都繃緊了。
「你聽清楚了!我喜歡上了小桃……」
「什麼!喜歡上小桃?」爸爸即時整個人從沙發上彈起來。
「冷靜些!冷靜些!我都還沒把話說完。」二伯父微微的呷了口冰茶,然後漫不經心續說:「我是說我喜歡上小桃的料理。」
「小桃的……料……理……」爸爸十足像虛脫般跌坐回沙發上。
「真想不到我越吃就越有創作靈感。」
「二伯父真的好厲害!小愿也好想看看啊!」我欲翻翻還放在茶几上的小說。
「那到小愿長大後,你記得給他看我這本大作。」二伯父一手把小說從茶几上拿起再直接遞給爸爸。
「二伯父。我現在不可以看?」我不明所以地問。
「因為裡面有太多是憑我推測力所寫下來的秘密。」二伯父用他的右手食指指向他的腦袋說。
「秘密?有什麼秘密是小愿現在不能夠知道的?」
「小愿過來過來…」我聽話的走到二伯父身旁後,他刻意用爸爸能夠竊聽的聲浪在我耳邊說:「例如是…書中那位身為學園校董的男主人公,用什麼方法向剛好高中畢業又打算繼續升讀大學的女主角那裡,去取得他那一份期待滿久又最想擁有的那一份『生日禮物』的整•個•過•程。」
「二伯父!二伯父!你書中的校董是指身任理事長的爸爸啊?…那…那即是二伯父知道爸爸最喜歡的生日禮物是什麼?…二伯父可告訴我嗎?因為我問過爸爸了,但他總不會告訴我。」我也刻意以驚訝的表情以及足夠爸爸能聽見的聲音回問二伯父。
「小愿。我不是不想告訴你。只是你爸爸根本就沒把答案告訴我。至於,在小說中描述那一份『生日禮物』的出現過程,也只不過是我以純粹推測的角度把它寫好。」
「那…那麼…」我帶點失望的說。
「小愿先不用失望。如果我推測沒錯,這個謎團的關鍵性根本就在小愿身上。」
「在我身上?」
「是的。而你爸爸不告訴小愿的原因,一定是他害怕難為情才不敢說。」
「爸爸懂得難為情?」我一副不能理解的樣子。
「當然!只要是關於他喜歡的人和事。我看他不只是會難為情,更會是醋勁十足。」

在二伯父親切的摸著我的頭頭小聲解說時,爸爸的整張臉卻顯露出過份的紅。

「續…續哥!你到底已經印好了多少冊?已經發行沒有?」
「哈哈!想不到小殘比我這個作者還著急。」
「到底已經發行了沒?」
「因為我只打算替這本書作全球限量版發行,所以預計數量方面只會發行五萬本。」
「全部賣給我!」
「全部賣給你?」
「還有版權也要一同賣給我!」
「啊?你想我連同版權都賣給你?我恐怕你付不起。」二伯父從沙發起來伸一伸腰。
「續哥!」爸爸叫著正要步離大廳的二伯父。
「那你可不可以把這頭茶色小狗讓給我?」二伯父回過頭來把我整個人抱進懷裡。留下爸爸,走出屋外。

待續…

回TOP

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究竟我們的男主角最喜歡的生日禮物是什麼?

想到了?想不到了?還是抓著頭了?

找小愿來揭盅了XD

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小愿LITTLE DRAMA II*

【爸爸的禮物】

下集 (19-06-2005父親節正日發放)

Planning & Presented by @risu [JUNE 2005] ALL RIGHTS RESERVED

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媽媽就曾經告訴過我,從我出世後開始。
每逢是爸爸的生日,媽媽都會特別造了很多爸爸與我都喜歡吃的料理。
因為她說,在替爸爸慶生之餘,其實也是為了慶祝一個關於我而又是非常值得紀念的一個好日子。

而每一年,媽媽總會邀請爸爸的得力助手兼是他的兩位好朋友以及他們的妻子前來參加。
只是意想不到之下,今年更多了一位特別嘉賓。
相比之下,這位嘉賓比舅舅的『功力』還要深厚,絕對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先前我與玲一進大閘,我就看見續君這個稀客帶著小愿在花園打鞦韆時,我初還以為自己看錯了。」詠心嬸嬸捧著酒杯說。
「的確。我們都很久沒見。」二伯父一臉談笑風生,今夜裡搶了爸爸這個主角不少風頭。
「記得上次與二公子見面時,應該是小愿剛滿月的那個時候。」風砂嬸嬸賢淑的說。
「事隔幾年,真想不到今時今日的茶色小狗已經長得這樣活潑又可愛。」為什麼二伯父總稱我是小狗?
「茶色小狗?理事長何時在家養了小狗?牠現在在那?」不是吧?玲叔叔竟然輕輕牽起桌布往桌下看。
「…玲…」詠心嬸嬸貌有難色地按下玲叔叔牽起桌布的手接著換上笑容向二伯父說:「我想續君一定送了很有心思的禮物給殘君了。」

爸爸!你看你看!女性不只是你所說的心思很神奇又或是很可愛的。我認為除了我媽媽以外,其他的女性的心思多是小心眼、多疑又複雜才真。

「是的。續哥真的很有心思。他親自寫了一本以殘君為藍本的小說送給殘君呢!」媽媽看來比爸爸還高興得多。
「殘君為藍本?那…那小桃已經看過?」詠心嬸嬸一臉吃驚道。難道她也想看看?
「還沒有。不過已經很期待了。我之前也不知道續哥原來是個小說家。」媽媽滿臉幸福的答。
「………」為什麼叔嬸眾人一下子都望著爸爸後就靜默下來了?
「大家有興趣看我的劣作?」二伯父帶著微笑地問。
「咳咳咳…」爸爸快被沙律醬嗆死了。
「殘君。怎麼了?」媽媽即時為爸爸遞上餐巾,手輕輕地掃著他的背門說。
「爸爸…」我也從高椅上跳下來走到爸爸身邊。
「咳咳咳…」不得了!爸爸嗆得連眼淚都在眼眶裡打轉了。
「對不起各位,失陪一會。我先去為殘君盛杯溫水來。」媽媽真的是非一般的細心。
「小桃。讓我來幫妳忙。」風砂嬸嬸離席跟著媽媽走。
「不用了。風砂是客人。」
「妳還要跟我們客氣?而且也是時候進去為他們這班男人添喝的。」接著一臉淘氣的詠心嬸嬸也同時離席跟著媽媽的腳步走去。

當媽媽等人暫時走出飯廳,二伯父的目光跟笑容又從溫柔轉成詭秘。

「趁小桃她們走開。我有個問題想問問你們兩位…」
「是。二公子。」一向嚴謹的蘇芳叔叔即時作出回應。
「你們是不是還經常慘被我弟弟『虐待』?有投訴即管說。我會為你們兩個作主!」二伯父一邊用已捲著義大利麵的叉子指向還在半嗆的爸爸方向去,一邊把目光投放到叔叔們身上說。
「不不不!沒有沒有!二公子誤會了!理事長沒有欺壓我們的,也沒有不準我們吃飽飯。」玲叔叔一臉緊張搖著雙手道。
「他真的沒有?」
「理事長確實比以前勤快很多了。」蘇芳叔叔一臉安慰的接著說。
「沒錯沒錯!我都很久沒看見理事長要在前輩監督下才願意批閱文件了。」玲叔叔也接著道。
「哈!我就猜到小殘會變成這樣了。」
「咳咳…我…勤快…有何不妥?咳咳…我都只是想蘇芳和玲…咳…可以早點回家陪太太…」爸爸剛嗆成這樣還要說話?
「當然沒有什麼不妥。而且…」二伯父瞄向坐在主席位上的爸爸暗暗笑的說:「我終於從你身上知道什麼叫『慰妻為快、弄兒為樂』了。難怪得我的小侄兒會這麼快就出世。」
「咳咳咳…咳咳咳……」擔心擔心。爸爸為什麼比剛才還要嗆得厲害的?他嗆得連眼睛都紅了。
「真不知道帶著可愛的茶色小狗在新西蘭的草原上散步是怎麼樣的?實在是太令我期待。」為什麼當二伯父要伸手摸摸我的頭頭時,已經嗆成這樣的爸爸還要一手把我抱到他的膝蓋上去啊?他這樣做不是更辛苦嗎?

生日會過後,時間也晚了。
我跟著爸爸和媽媽一同站在大門外與今夜到來的各位送行。

「怎樣?考慮成如何?」已跨上機車的二伯父目光冷冷的看著爸爸說。
「當然沒可能!」爸爸簡潔有力地答。
「我是你二哥也不行?就算一個月也不行?」二伯父一邊帶上手套及頭盔說。
「當然!一秒都不行!」
「那麼…」二伯父突然向爸爸勾出一個有力的右直拳,卻又偏偏在爸爸的心房前剎停後輕輕拍了一下說:「如果將來有誰敢動小狗一根毛!我要你第一時間來通知我!」

二伯父留下了這句話後,便瀟灑地蓋上頭盔前的檔風罩,純熟的踏下油門急扭手掣,絕塵而去。

「爸爸…」我輕輕拉拉已經再面露笑容的爸爸褲管說。
「來吧!小愿!我們去洗白了!」爸爸非常高興地把我抱過他的頭頂,並安安穩穩地把我放置到他的肩膊上去。
「噢!好啊!」居高臨下,我最喜歡就是撫弄著爸爸那一頭柔軟亮麗的金髮。
「那麼,我先去為你們兩人準備熱水。」賢淑的媽媽踮起腳尖,然後同時溫柔地摸摸爸爸與我的臉頰笑著說。
「媽媽!媽媽!兩人的熱水是三個人不夠用的。」我先望望媽媽然後又側下頭望著爸爸的鼻尖續說:「是嘛?爸爸?」
「啊?第三個人是?」媽媽又來遲鈍了。
「就是媽媽喔!」我指著媽媽並高聲說。

就在媽媽還來不及臉紅的時候,爸爸已經將媽媽整個人抱進懷中。

「唷!出發!」我舉起右手發號司令。

當我側著頭看看我這個甜蜜感滿滿的爸爸…
再看看被他抱在懷中又臉紅紅的媽媽…
我的靈感來了!
我已經知道爸爸最珍惜、最寶貝的那一份『生日禮物』是什麼來了!

 

' 親愛的爸爸!生日快樂!

小愿好愛你喔!'

 

小愿LITTLE DRAMA II - 【爸爸的禮物】(全文完)

關於幕後-○AbOuT ToP & LiTTlE dRaMa II○

回TOP

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AbOuT ToP

& LiTTlE dRaMa II○

 

先多謝大家收看。

不知道有多少人看過後,是真真正正已經了解這個LITTLE DRAMA II的賣點之處?或過份之處?@.@(←先賣關子,稍後詳解。)

繼四月小愿生日,第一個LITTLE DRAMA在無意識之下亂出後,我就開始構想下一個任務了。那就是小殘在六月中旬的生日。由於小@總覺得這些日子不做些什麼的話就好像有點兒不太好之理,也認為最少限度都要畫一張TOP圖才可,於是就先開始構想那張TOP

最後,出了這張洗白白圖。不知道大家會不會覺得很溫馨?(←友人說殘很像「黑暗組織」的頭子→笑)

其實在之前,已經想畫一張洗白白的圖。所以今次便決定畫了。但是,另一個問題來了。大家可能會問「生日與洗白」有何關係?生日應該是有生日蛋糕、吹吹洋蠋、許個願才比較恰當吧?

在這個時候,又一個巧合在「不是我計劃之下」又無聲無識間出現了。我發現了「殘最珍惜的生日禮物」原來確實與這張「親子圖」有關係(笑)。而他這一份最珍惜的禮物也是因某些相關的日子而巧合地串連了起來。

看過接下來的解說,大家可能可以完全猜中。(再笑)

當我數過手指發現了某個巧合後,我就開始計劃「小愿LITTLE DRAMA II」發展的可能性。出發處當然是要圍繞著「殘最珍惜的生日禮物」而行。但也由於這是屬於小孩子方向看世界的「小愿LITTLE DRAMA」,再加上某程度上我也要支持著我一貫的創作原則。所以,我要將這一份「殘最珍惜的生日禮物」寫出來確實已經有難度。

要保持溫和的、低調的、純純的、隱隱約約的。

就算小愿是一個多麼特別的小孩子,也不可能繁事都可以沒「界限」地任由他去發揮的。於是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需要一個了解殘的成年人去代替小愿這個小孩子把這個「界限」打破。而這個人選二話不說就落在殘的親二哥---妹之山續身上。在決定一刻,第二個難題即時出現。由於續的性格和背景與我的一貫的「寫作原則」有很多不咬弦之處,所以在處理上需要小心翼翼,以防「過火」之外(←即是過於表面化,變成露骨),也恐防「死火」(←即是太避諱之下,變成什麼也說不成)。如是者,這次的LITTLE DRAMA果然變成了一條老作挑戰題(汗)。

在這之前,我從來沒有寫過他。而我對於他的認識也只是留於表面。但竟又在不久之前,我竟然終於真正有機會去了解他的為人?我更發現他某程度上確實比殘更具吸引力的。他與殘的性格很不同(←連身手都不同?頗厲害的),簡直是一個強勢的男人(原著形容他是頭披著美麗外表的黑豹)。他說他不會去當好人,也不會特別去幫助人。但若果有人對他不利,他絕對會向此人等作出無條件奉還(←即是死路一條@@||)。而在家族中,他正是「電腦資訊部」的主管外,對操控股票也有一手。而在私生活方面,他有一個從六歲就開始認識的朋友佐佐木圭司(←他口中的茶色大狗是也。註:他確實很喜歡狗。他也因為一頭狗才會令他的右眼意外地受傷,所以他的頭髮才會偏向右垂←真不明CLAMP為什麼這麼喜歡弄傷人家的眼XoX?)。後來到他十八歲時,為了要逃婚(?)便搬到這個好朋友的家裡(?)開始了他們的同居生活(?)而他更改了個筆名去當了個「色x」小說家,聽說他的「x情」小說寫得很有意思,所以他已經是一個很受歡迎兼出名的「xx」小說家了……

所以…他送給殘的禮物就是…(消音)…。。。

接著下來,我相信我不用再多作解釋。我相信聰明的大家只要運用一下想像力就會知道「殘最珍惜的生日禮物」是什麼跟什麼了?…(不過我認為這是很正常的)

不知道當大家真正了解過後,是不是還會覺得這個「小愿LITTLE DRAMA II」是很純潔又很溫馨的?甚至乎還可以博君一笑呢?如果是的話,我絕對會非常高興。因為這就可以証明我其中一個論點 ----------「處理有xxoo 意味的都可以很溫馨」的實驗作算是成功了喔(笑)。

最後來說一下關於大醋男的反應?我認為這就是叫「針不到肉不知痛」XD。不試試就永遠都不知道自己有問題?(一直被寵壞了只因他太過好命又有個不懂吃醋的笨人願意跟著他) 而小鬼頭絕對不是盲從父親的教導,他除了頭腦厲害也是個懂得分事情輕重的小孩子。而他最喜歡的女性就是他那個笨媽,所以維護他的笨媽也就是他做人的第一宗旨。我想大家看過了這一次的「小愿LITTLE DRAMA II」後,或會對小愿更了解了。(←最少限度整個人物關係圖都曝光了!不認不認還須認唷~)

P.S.
若果大家的讀後感偏向敏感(?) 請在小@BBS裡告訴我比較好喔(←我想大家可以衡量輕重,當然也不要太過^.^) 若要談要說小桃那邊的BBS或多或少都好像比較不太適合…

 

@risu 19-JUNE-2005

回TOP